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通知公告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言立论 >

提高乡村医生素质 助力大健康咸宁建设

来源: 时间:2018-07-31  
    政协咸宁市委员会
  5月31日,市委书记丁小强批示:“建议好,请市卫计委参考提出有关村医队伍建设办法。”
  5月28日,市委副书记、市长王远鹤批示:“报告针对性很强,建议切实可行,请卫计等部门予以阅研并推动落实。”
  5月24日,副市长刘复兴批示:“该协商报告是在国平主席亲自主持下进行调研和座谈而形成,它集思广益,意见和建议与市委、市政府推进的‘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医’工程高度契合。请市卫计委、教育局认真阅研,藉以推动相关工作。建议市委组织部、人社局、编办等单位参阅,妥否呈两位主要领导阅示。”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我市正在全力推进大文化、大旅游、大健康建设。乡村医生是广大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为进一步织牢我市大健康网底,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提高乡村医生素质,近期,我们组织部分市政协委员和市直相关部门负责人深入嘉鱼、崇阳对我市乡村医生队伍现状进行调研,并赴宜昌、襄阳学习考察提升乡村医生素质的宝贵经验。现综合报告如下:
  一、全市乡村医生队伍现状
  乡村医生(包括在村卫生室执业的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主要负责向农村居民提供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并承担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委托的其他医疗卫生服务相关工作。咸宁市901个行政村共有918个村卫生室,目前配备乡村医生2019人。从有关分组情况看,我市乡村医生队伍主要情况如下:
  (一)年龄结构。全市30岁及以下的乡村医生22人,仅占总数的1%;31-40岁的429人,占21.2%;41-50岁的728人,占36.1%;51-60岁的423人,占21%;61岁以上的386人,占19.1%。
  (二)学历结构。2019名乡村医生中,获得本科学历的5人,仅占0.2%;大专学历的131人,占6.5%;高中及中专文化程度的1580人,占78.3%;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303人,占15%。
  (三)执业情况。从乡村医生取得执业资格分组看,2019名村医中,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证书的262人,仅占13%;拥有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有1621人,占80.3%;取得执业护士证书的70人,占3.5%;暂时没有执业资格证的有66人,占3.2%。
  二、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一)年龄老化,后继乏人。咸宁市41岁以上的乡村医生占76.2%,51岁以上的占40.1%,61岁以上的占19.1%,而30岁以下的仅占1%,队伍老龄化严重。由于准入门槛高、就业环境差、收入低等因素的影响,目前乡村医生中极少有人希望下一代继续从事乡村医生工作,多数人不愿“子承父业”“女继母业”。大专及以上医学院校毕业生普遍不愿意到基层工作,更不愿意当乡村医生,乡村医生队伍面临后继乏人甚至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二)学历偏低,能力不足。全市乡村医生获得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仅占6.7%,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仅有13%,绝大多数的村医由原“赤脚医生”转变而来,未接受过规范的医学专业教育,专业知识储备不足,自我学习能力差。治病主要凭借经验方法,有些村卫生室甚至存在无论什么病人都开一个处方,无论什么病都先打针抗生素的乱象。较为薄弱的医疗技术水平已严重不能满足“大健康咸宁”建设要求以及新时代广大农村居民对医疗卫生保健服务的新需求。
  (三)收入不高,相差悬殊。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以来,乡村医生收入主要由一般诊疗费、基本公共卫生补助及药品零差率补助三部分构成。改变了主要靠药品利润创收的局面,从根本上改变了“以药养医”状况。然而取消药品加成也大大降低了乡村医生收入,目前我市村医的人年均收入为2.5万元,总体收入较低,且地域差异较大。全市乡村医生最高年收入超过12万元,而最低年收入则不足1.5万元。从整体来看,“南三县”收入高于“北三县”,离县城或集镇较近人口多且较为集中地区高于较偏远且地广人稀的山区。
  (四)进退不畅,缺乏保障。作为农村地区最基层卫生服务的提供者,乡村医生的工作具有社会公益性。而目前在村卫生室工作的乡村医生属于编外人员,身份还是农民,社会地位较低,养老等待遇无保障。在现行体制下,无针对村医的养老保障机制,到龄村医退出后生活无保障,导致大部分超龄村医仍然在村卫生室行医。新人引不进,老人退不出,这进一步加剧了村医队伍老龄化问题,已成为影响乡村医生队伍素质的一个重要因素。
  (五)工作繁重,风险较高。全市共有2019名乡村医生,为将近200万基层群众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量大人手不足。由于乡村医生总体年龄偏大,学历偏低,相当部分的村医接受新知识、新事物较慢,加之缺乏系统的新业务、新技术学习培训,知识老化,在村卫生室“运行信息化”要求下,乡村医生普遍感到力不从心,公共卫生服务能力无法满足基层群众的需求。同时大部分村卫生室医疗责任险没有购买到位,较为薄弱的医疗技术水平,加大了乡村医生行医执业风险,进一步降低了其工作积极性。
  (六)机制不活,供需失衡。基本药物制度改革后,我市村卫生室所用的药物全部坚持100%使用国家基本药物和增补目录品种、100%实行网上集中采购、100%零利润销售,从根本上缓解了“看病贵”问题。然而村卫生室药品供应及药品价格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由于地理位置、药品用量等限制因素,药品生产企业向村卫生室供应配送药品积极性不高,导致基本药物供应不及时,药品使用得不到保障,部分药品价格虚高。同时由于基层药品目录不全,各级药品目录不同,基层医疗机构药品采购品种受限制,不少患有慢性病和常见病的老病号在村卫生室遇到买不到药的现象。
  (七)培训较少,效果欠佳。目前针对乡村医生的培训以2-3天的短期集中培训及远程培训为主。集中培训的大课集中教学模式,存在内容简单,缺乏临床指导,无针对性等问题,因此往往效果不佳。另外乡村医生属于编外人员,参加培训意味着村卫生室歇业,村医无收入,这一点大大影响了村医参加培训的积极性。远程培训虽然灵活性更高,但村医队伍普遍年龄偏大学历偏低,大部分人操作电脑有障碍,同时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网络学习的参与率及学习效果也令人堪忧。
  随着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政府与农村居民对乡村医生提供的基本卫生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但村医属于编外人员,其农民身份与其所承担的公益性服务之间存在突出的矛盾,也无成熟的考核机制。这些问题,亟待引起党委、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
  三、提高乡村医生素质,助力大健康咸宁建设的建议
  (一)深化认识,增强各级党委政府主体责任
  乡村医生是医疗卫生队伍的基石,是我市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对保障绝大多数农村居民健康、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宣传党的卫生医疗政策、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发挥着重要作用。有效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看病远等突出问题,是实现广大农村居民“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的有力屏障,更是协助政府实施“健康扶贫”政策,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的重要力量。希望市委市政府站在惠民生、促和谐、建设“大健康咸宁”的高度,充分认识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提高乡村医生素质的重要性。要尽快出台二个文件:《加强基层卫生服务能力建设实施方案》、《咸宁市村卫生室人事管理办法》,通过文件明确政府主体责任,加大政策保障,统筹规划,落实措施,稳定医生队伍,牢筑农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络的“网底”。
  市县两级财政要为提升乡村医生素质及水平提供资金保障。各县(市、区)乡镇要加大对村卫生室基础设施、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村卫生室人员补助及基本药物制度补助等各方面的投入,将所需资金纳入财政年度预算,并及时足额拨付到位。扶贫办要以推进“健康扶贫”工作为抓手,助力乡村医生队伍建设。人社局要为乡村医生购买养老保险提供政策支持。编办应积极探索“员额制”解决乡村医生身份问题。教育局应积极向省教育厅争取解决“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医”招生计划,做好招生宣传工作。湖北科技学院应在配合教育局解决招生计划的同时,全面负责“大学生村医”的定向培养及在校期间的管理工作。有关部门要鼓励民营企业家投资兴办村级医院。
  (二)创新机制,加强乡村医生后备人才队伍建设
  一是实行“大学生村医培养”计划。全力推进“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医”订单定向培养计划,为村卫生室培养一批咸宁籍具有大专学历的“大学生村医”,毕业后按籍贯分配到全市村卫生室服务,力争咸宁在“十三五”末实现一个村卫生室配备一名大学生村医的目标。二是加强继续教育。继续支持实施适龄在岗乡村医生学历再教育及能力再培养工作,进一步提升在岗乡村医生的医疗卫生服务水平。将现有部分乡村医生通过有条件地考核选拔委托湖北科技学院培训,通过规范的医学知识学习,提高他们的基本医疗素养及再学习能力。三是强化培训。各县(市、区)卫计局每年分批次,组织乡村医生开展轮训,轮训时间不少于两周。完善乡村医生培训制度,制定培训规划,对年轻医生开展新型视频教学,实行学分制,切实提高从业人员的医技水平。将医德、医风教育和医疗技术教育结合起来,培训内容要结合乡村医生工作实际,突出疾病预防管理及公共卫生服务内容。有计划地安排村医到上级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参加临床实践学习,选派县、乡两级医疗技术骨干到村卫生室坐诊,现场传授业务知识。村医外出培训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以提高乡村医生参加培训的积极性。四是强化人才引进。创新人才引入机制,探索鼓励政策,吸引医学类大学毕业生应聘到村卫生室工作,同时鼓励县级以上公立医院退休医生返聘到村卫生室继续执业。
  (三)加大投入,提高乡村医生岗位吸引力
  一是加强“五化”建设。实行全市村级卫生室产权公有化、建设标准化、业务规范化、运行信息化、管理一体化。二是切实保障乡村医生合理待遇。切实保障基本医疗服务补助、基本公共卫生补助、基本药物补助及村卫生室运行经费补助全面落实到位。鼓励各县(市、区)政府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提升乡村医生待遇标准,积极探索乡村医生底薪制,保障乡村医生基本收入,减小收入差距,提高村医行业吸引力。三是鼓励乡村医生参加养老保险。可参照枣阳市做法,引导乡村医生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购买养老保险,各县(市、区)根据实际情况每年给予乡村医生一定比例的养老保险补助,为乡村医生“老有所养”提供保障,消除其后顾之忧。四是建立乡村医生引进及退出机制。畅通乡村医生“进、出口”,明确乡村医生职责,制定合理准入及退出标准,严格把好进入关,建立乡村医生准入制度,按照公开、公平、择优原则,规定新进村医必须经县级卫计局培训考核,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才可执业,致力于聘用业务能力强、职业道德好的人员从事卫生服务工作。同时对在岗和离岗乡村医生以执业年限为根据制定相应的补助标准,确保到龄村医及时退出,提升整体素质。
  (四)盘活资源,转变乡村医生服务模式
  一是探索推动乡村一体化建设。积极开展“医联体”建设,实施乡村医生“县聘乡管村用”管理体制,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负责本辖区内乡村医生的聘用、注册和管理工作。乡镇卫生院受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委托,通过与村卫生室签订服务管理协议,负责辖区乡村医生的业务指导和管理,村卫生室与乡镇卫生院实现八统一,即统一规划建设、统一法人管理、统一人员管理、统一业务管理、统一财务管理、统一药物管理、统一待遇保障、统一绩效考核。二是探索“员额制”破解村医身份“尴尬”局面。解决乡村医生身份问题,是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关键环节。破解传统“编制”壁垒,积极推行“员额制”,在不新增事业编制的前提下,推行以村卫生室为单位,按照一定比例合理配置员额数,通过公开竞聘方式,选聘优秀乡村医生或大中专医学毕业生进入员额,作为编外人员纳入参照乡镇卫生院事业单位管理,与乡镇卫生院在编人员同工同酬。我市各县(市、区)乡镇卫生院目前都有空编:其中,咸安区13个乡镇卫生院,核定编制585名,在编人员544名,空编41名;嘉鱼县8个乡镇卫生院,核定编制465名,在编人员378名,空编87名;赤壁市15个乡镇卫生院,核定编制714名,在编人员402名,空编312名;通城县11个乡镇卫生院,核定编制504名,在编人员425名,空编79名;崇阳县13个乡镇卫生院,核定编制630名,在编人员432名,空编198名;通山县13个乡镇卫生院,核定编制593名,在编人员330名,空编263名。三是推进“村医全科化”。进一步推进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工作,鼓励具有执业(助理)医师证的乡村医生参加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加快乡村医生“全科化”进程,提升乡村医生提供公共卫生服务能力,结合服务对象老龄化这一特点,突出村卫生室养老功能。进一步适应新时代背景下咸宁农村居民的健康需要。四是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鼓励县级及以上公立医院定期派遣专业医疗团队到村卫生室坐诊教学,补充农村居民健康需要的同时提升乡村医生的专业水平,制定有效激励机制,将下村坐诊作为医生评定职称及年度考核的加分项,提高公立医院医生支持基层医疗事业发展的积极性,用县级优质医疗资源带活带优村级卫生健康队伍。五是定期修订基本药物目录及加强药品采购配送监管。修订基本药物目录时,应综合考虑农村常见病、多发病的用药需求,优先考虑药品的品种、剂型、规格。其次,加强配送企业的监管,建立配送企业诚信制度,对配送药品不全或配送不及时的企业应视情节严重程度,根据药品采购合同的违约责任予以相应的处罚,保障村卫生室用药不受影响。
  (执笔:郑 静 宋旭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