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通知公告民主监督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国造江防第一舰--“咸宁号”

来源:未知 时间:2016-07-14 10:11:12  浏览:
  强进  清弦
  2016年初,舷号532的054A型导弹护卫舰在浙江舟山某军港正式入列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定名“荆州号”,成为继武汉、黄石、宜昌、襄阳、黄冈后第六艘以湖北中等城市命名的舰艇。值得希冀的是,2016年2月23日,市委书记李建明在市政协关于争取命名“咸宁舰”的《信息专报》上批示:“建议甚好,请政府主动与部队联系争取。”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威武雄壮的我人民海军“咸宁号”战舰也会劈波斩浪,走向远洋。
  鲜为人知的是,在中国现代海军史上,其实早就有一艘以咸宁地名命名、舷号89的战舰“咸宁号”整整存在了十年。
  1911年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虽然成立,但国家实质上尚未统一,海军也是五花八门,有福建的“闽系海军”、东北的“奉系海军”、 北京的“直系海军”,它们都号称“中央海军”。此外,还有广东地方海军。
  1926年,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革命成为人心所向。早就对军阀混战不满,对直系、奉系海军排斥、打压闽系海军不满的闽系海军总司令杨树庄与北伐军达成起义投诚协议。1927年3月14日,在停泊于上海吴淞口的“海筹”舰上,杨树庄通电全国,宣布海军第一、第二舰队及练习舰队和在闽、苏、浙、沪的海军机构全部加入北伐军海军。4月5日,杨树庄正式被任命为海军总司令,陈季良、陈绍宽、李景羲(后陈训泳)分别为第一舰队、第二舰队、练习舰队司令,形成“一杨三陈”的领导格局。
  身为甲午海战烈士后代、特殊家庭背景的职业海军军人,杨树庄目睹亲历了军阀混战时代中国海军建设举步维艰、摧残殆尽的局面。眼见军阀倒台、定都南京、国家统一,杨树庄重振海军梦想被再次点燃。1928年2月13日,在南京国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上,杨树庄提出《整顿海军办法》的提案,由此开启南京国民政府海军建设大幕。
  在提案中,杨树庄提出了雄心勃勃的造舰计划:10艘浅水炮舰、3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2艘潜艇、1艘飞机母舰,还有2艘布雷舰等。为了实施提案中的造舰计划,杨树庄还提出了建设性的筹款建议,即在全国征收海军建设临时附加盐税,即每担盐征收1元5角。经过充分讨论,参加会议的要员们对杨案提出了肯定性的决议,“妥拟全盘计划呈核”。此后仅过去一周,1928年2月21日,民国海军建造的第一艘长江浅水炮舰开工铺设龙骨。它,就是后来的“咸宁号”浅水炮舰。
  从提出提案到实现开工,之所以如此之快,是因为早在这之前,杨树庄就已经向江南造船所下达了设计新型炮舰的任务。江南造船所的前身是清政府江南制造局,从1865年6月丁日昌任第一任总办开始,已有60多年军工和造船历史。江南造船所由于地处江尾海头,它的造船业务既未受中国国内军阀混战、政局动乱的滋扰,也没有受到一战爆发的国际局势影响。当杨树庄下达设计建造炮舰的命令时,它正在为美国建造6艘炮舰。这批建造中的炮舰,恰恰成为建造民国第一艘军舰的热身和实习。也是在此时,江南造船所的总设计师由中国人叶在馥替代了英国人毛根。在马德骥所长(江西南丰人,1889-?)监造下,在叶在馥总工程师(福建闽侯人,1888-1957)设计下,国民政府海军的第一艘炮舰“咸宁号”在这里孕育诞生。
  
(国民政府海军的第一艘炮舰“咸宁号”)
  江南造船所建造的这艘新军舰被命名为“咸宁号”。这个命名一语双关,既是报答为该舰建造筹资有功的湖北省政府和咸宁县政府,同时蕴含四海安宁之意。在叶在馥的设计中,“咸宁”舰双桅杆、双烟囱,排水量418吨,舰体总长54.86米,垂线间长51.81米,舰宽7.31米,舱深3.35米,舰首吃水1.82米,舰尾吃水2.01米。和其后制造的那艘著名的“中山” 舰一样,“咸宁” 舰武器装备有前主炮、后主炮、机关炮和机关枪。“咸宁” 舰可载煤100吨(以常速航行,每小时用煤2吨),载淡水20吨,2座立式蒸汽机功率为2000马力,常行航速12节,快行速航16节。全舰编制军官15名,水兵77名。全舰总造价447067.98元。
  叶在馥的“咸宁” 舰设计稿无可挑剔,海军方面立即予以认可,投入建造施工,由海军少将李世甲进驻江南造船所监造。及至1928年夏,“咸宁” 舰的船体建造顺利完成。1928年8月16日期下午2时,在江南造船所为“咸宁” 舰举行隆重的下水仪式。从首都南京专程起来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国民政府代表张定藩、军委会代表张群在海军总司令杨树庄、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第二舰队司令陈绍宽和鱼雷游击司令曾以鼎等陪同下到达会场。淞沪警备司令钱大钧、陆军第五师师长熊式辉、福建省主席方声涛及各界千余人参加仪式。
  杨树庄在致辞中说,辛亥革命成功17年来,中国没有造过军舰。这次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定都南京,刚好海军造成‘“咸宁”军舰今天下水。这是海军建设的开始,我们希望今后可以进行更大的建设,制造更大的军舰。最终使中华民族振兴起来,达到国际上的自由平等地位。按照西方海军传统仪式,熊式辉夫人顾竹筠被邀请为“咸宁” 舰下水施掷瓶礼。顾竹筠女士手握悬垂在舰首下的香槟酒瓶敲向舰体,一时间汁液飞溅,酒香四溢。与此同时,造船工人抽去支撑在船体两侧的木柱,“咸宁” 舰冲向黄浦江,下水问世。第二天,即8月17日的上海《申报》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发表了社论。社论中写道:
  昨日“咸宁”军舰行下水礼,国中之有识者多注意之。非注意此区区四百余吨之浅水舰“咸宁”也,亦以“咸宁舰”者为中华民国十七年来之第一次建造之舰,又为中国海军江南造船所自造,且为在革命军北伐期间费六个月余所造,其舰虽小,而其奋往之精神实非小也。苟能继续此精神以经营海军,则海军即弱,不数年间则必能自卫其海岸者;苟能扩充此精神以建设一切事业,则一切事业不数十年间而必能光荣发达以明显世界者。故曰,其舰虽小,而所以能成此舰之精神非小也。
  “咸宁” 舰下水后,1928年12月9日上午10时,第二舰队司令陈绍宽登上军舰,监督试航试炮。1929年1月1日,“咸宁” 舰在上海正式编入第二舰队,舷号89,首任舰长曾冠瀛。
  对于“咸宁” 舰的建造和入列,它的建造者--江南造船所亦为之骄傲。1931年12月,海军江南造船所因“曩于民国十一年曾有《纪要》之作,综自前清乙丑建立兹所以来,凡五十余年之事迹,汇而成帙。距今又垂十年矣”,而又写出一份《报告书》。在这份报告书中,也难抑对“是为国民革命后建设新海军首先完成之舰也”的“咸宁” 舰的赞美之词:
  民国十六年冬,本所奉令承造新式浅水炮舰一艘,速率须十余海里,转舵尤应灵捷。经本所设计,舰长180尺,宽24尺,深11尺,吃水6尺,主机3脱汽立机2副,水管锅炉2座,马力2500匹,速率17海里,炮12升1座,10生半1座,7生半3座,飞机炮1座,机关枪4座,3磅炮4座,舰械、机、炉均按最新式炮舰构造,定名“咸宁”。于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安放龙骨,依序施工,历时半载,船壳完竣。八月十六日下水,乃赶装机炉及舱面一切工程。十一月二十七日,在码头升火试机。十二月九日,开往闵行首次试航,校验速率,同月十八、十九两日,开往吴淞口外正式试航,并试各炮,成绩颇佳,速率亦与原计划相符,至此全舰工程完全告竣。十八年一月一日升旗编队。是为国民革命后建设新海军首先完成之舰也。
  “咸宁” 舰及紧随其后建成的“永绥” 舰的编入,使海军的总舰只达到了48艘,排水量超过了3万吨。“咸宁” 舰如民国海军的其他舰只一样,参与了连年不断的内乱和内战,蒋桂战争、中原之战、十年内战,都留下了它的印迹。
  “七七”事变后,1938年1月,陈绍宽出任海军总司令,陈训泳出任海军总参谋长。海军总司令部成立后,陈绍宽最初即以“咸宁” 舰为旗舰,驻节指挥海军进入一级军务。此时包括“咸宁”舰在内直属海军的只有53艘舰艇,总排水量4万余吨。此外还有不由海军节制的第三舰队、广东江防司令部、电雷学校共30艘舰艇,总排水量2.8万余吨。而此时的日本海军已有现役舰艇296艘,总排水量达到120.5万吨。民国海军弱小到无力与日军交战,竟无一艘军舰能够开到海上御敌,没有一处能够阻止敌军登陆,完全失去了海上的制空、制海权,只有退守长江,运用沉舰沉船、要塞炮击、布放水雷等手段阻敌入侵。
  1938年6月30日,“咸宁” 舰参加武汉保卫战,奉命在九江--湖口一带航道应急布设水雷。7月份1日上午8时45分,完成布雷工作的“咸宁” 舰上空出现7架日机,投下的炸弹洞穿舰体,船体进水。舰长薛家声全力指挥救火防空,继续前行,于9时10分抵达武穴,停靠在日清公司码头实施堵漏,并将伤亡官兵撤离军舰。11时30分,16架日机寻踪而至,对“咸宁” 舰进行了更为猛烈的轰炸。“咸宁” 舰 本已重伤,加之舰体是软钢,没有装甲保护,抵御无力,中弹无数,与靠泊的码头趸船一起沉入江中,电信官庄亮采等7人光荣牺牲,舰长薛家声、副长陈嘉Dn@ZS?_f 浔皆受重伤。“咸宁” 舰在摆脱了内战的困惑后,在抗日的江防战场上为国而亡。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为纪念“咸宁” 舰 ,曾将俘获的日本海军舰只“兴津号”更名为“咸宁号”,不过时间不长,影响不大。这是后话。
  主要参考资料:
  1.《民国海军舰船志(1912--1937)》陈悦著,山东画报社出版,2013年9月。
  2.《国民党军事制度史》(上下),刘凤翰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2009年1月。
  3.《江南造船工厂志(1865--1995)》江南造船厂厂志编纂委员会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9年12月。
  4.《中国近代舰艇工业史料集》,中国舰艇工业历史资料丛书编辑部编纂,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10月。
  5.《抗日战争中的中国海军》,陆儒德编著,海洋出版社,201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