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通知公告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咸宁才女四题

来源:咸宁政协 时间:2016-07-14 10:28:39  浏览:
  邓丹萍
  诗美命蹇的钱梅窗
  咸宁历史上有不少传奇女子,她们虽然天赋异禀,富有才情,却在封建枷锁的束缚下经历坎坷,命运蹉跎,人生充满悲剧色彩,犹如划过历史天空的流星,光芒刹那。钱梅窗就是其中一位。
  钱梅窗(1489-1544),明代咸宁县(现咸安区)马桥油榨钱庄人。因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六,所以人们又称其“六姐”。梅窗天资聪颖,才思敏捷,能诗善对,是咸宁历史上著名的女才子。民间有不少关于她能诗善对的传说,原咸宁县文化馆曾搜集整理出版了一本《钱六姐的故事》,故事中的她是一个才媛型的机智人物。
  明朝弘治二年(1489)冬,钱梅窗出生于咸宁马桥油榨钱庄一个官宦之家、书香门第。据《钱氏宗谱》记载,梅窗的始祖为吴越王钱镠,十一世祖钱佃任江西转运使,十五世祖钱维龙兄弟四人,元末因避红巾军乱,移居湖北。钱维龙移居咸宁县马桥油榨钱庄,为咸宁钱氏始迁祖。钱梅窗是钱维龙的第十代孙。她的祖父钱镛,字有声,豪富而有贤声。父亲钱舜德,字月轩,官任布政司知印,后选经历,授宣德郎。三哥钱珊,弘治己酉科(1489)举人,授四川崇宁知县;四哥钱瑭,以监生授知县,未到任而改授兵马司正指挥之职。
  钱梅窗的母亲涂氏粗通文墨,对棋琴书画也略知一二。在她呀呀学语时,母亲就教她读书识字,抚琴涂鸦。六岁时,父亲送她到二龙山族学中去念书。在族学中,先生教她吟诗联对,兄长教她骑马射箭,她因此养成了活泼开朗、落落大方的性格,常同来她家作客的秀才、儒生和诗联对。据《钱氏宗谱》记载,她“七岁能诗,名与兄齐”。可她是一个女子,纵然有才,也不能继续深造,不能参加科举,进入社会。
  弘治十五年(1502),钱梅窗年已十四,正是含苞待放的年龄。那些官宦人家纷纷上门提亲,均被梅窗婉拒。后来,父母把她许配给了表兄周家庆。周家庆是钱梅窗姑母之子,生于成化二十三年(1847),比她年长两岁。周家庆十五岁便中了秀才,二十岁便在乡试中中了解元,钱梅窗对这门亲事是满意的,沉浸在进了甜美的梦想之中。可惜天违人愿,周家庆二十一岁进京参加会试,名在进士之列,可会试刚结束,连殿试都没来得及参加,便在京城突患急病身亡。未出嫁,夫先逝,钱梅窗悲痛欲绝,终日闭门不出。为了排解梅窗的痛苦,做了两任知县的三哥钱珊,退职归里,过起了与诗书为伴的隐居生活。梅窗与三哥一起吟诗做对,相与唱和,精神上得到极大的安慰,逐渐走出了痛苦的阴影,诗词书画也日益精进。
  明武宗正德十年(1515),十六岁的钱梅窗与河南光山县举人李宗乾订亲。民间传说,当时钱梅窗以才择婿,一时间前来应选者络绎不绝,但她一个都没有相中。这年秋天,通过吟诗属对,她相中了从河南光山慕名前来的举人李宗乾,才子佳人,于是喜结良缘。其实,这种传说是对她不幸婚姻的一种善意掩饰。钱梅窗虽然未婚,却是订过亲的人,未结婚而男方先死,那个时代叫“望门寡”。李宗乾其实是丧偶再娶,他与钱梅窗年龄相差也有不少。钱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钱梅窗在本地是不好再嫁的,父兄为了她的终身幸福,于是张罗着将她远嫁河南。
  钱梅窗随丈夫李宗乾一起回河南,他们出咸宁,经大冶,走阳逻,翻大别山,过界河,一路上的所见所闻,离愁别绪一起涌上心头,写下了“乱山深处鸟声多”、“云生石窦浓如墨”、“不堪极目凭高望,云物凄凉故国情”、“回首一望家何在,匹马匆匆出界河”等诗句。诗中写的虽然是途中之境,但寄托了远离故土、对家乡山河的依恋之情。
  钱梅窗远嫁河南光山以后,再也没有回过故乡咸宁,也没有生育儿女,生活十分孤寂。她终日沉浸笔墨,寄意于诗词。康熙《武昌府志》卷九记载了她的一首《咏比干庙》:“天步商家事已倾,老臣肝膈最艰辛。佯狂不肯为奴去,抱器那堪去国情。七窍丹衷悬日烈,千年青史照人新。停车欲把忠魂奠,南涧无因得藻蘋。”《府志》评论说:“辞不必工,而义则甚正。”
  明嘉靖七年(1529),钱梅窗的父亲钱舜德病故,两年后生母涂氏也驾鹤西去,千里之外的她却不能回乡奔丧。对家乡和亲人的怀念,让钱梅窗不能自已,只得以诗词寄托怀乡思亲之苦。她与三哥钱珊感情最深,父母去世后,三哥成了她最亲的人。但关山远隔,音信难通,兄妹只能在梦中相见。她在《光山寄兄》诗中写道:
  关山迢递路重重,北雁南云怅望中。
  音问不闻梅使至,梦魂曾到凤堂东。
  喜君棠棣春如昨,老我熊罴事已空。
  惭愧此生犹木叶,年年黄瘦怯西风。
  表达了梅窗思乡情切、孤寂无依的无奈。哥哥家里儿女成群、棠棣竞秀,而自己年事已高,梦熊梦罴、生儿育女之事,只能是一片空想。身在异域的钱梅窗,就像缀在树枝上的叶子,在萧瑟的秋风中摇摇欲坠。嘉靖二十六年(1544),钱梅窗终因思乡过度,疾病缠身,与世长辞,终年五十六岁。
  钱梅窗幼读诗书,富有才情,一生诗作近千首,可惜只有五首诗留于《钱氏宗谱》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民间传说又移花接木,将一些原本与她无关的吟诗作对的传说移植到她的身上。这样,她被后人塑造成一个才华出众、机智过人、敢于犯上、藐视权贵、充满叛逆精神的女性。谁知道,历史上真实的钱梅窗,却是一个不幸的苦命女子?
  持节尽孝的朱静霄
  与钱梅窗的未婚先寡、远嫁他乡不同,柔弱倔强、才情十足的朱静霄则是婚后即寡。受封建节烈观的束缚,她居家守节四十年,因而名列湖北通志《列女传》,成为当时遵行“三从四德”的榜样,而她的身心却遭受着痛苦的折磨。
  朱静霄(1837-1901),通山县罗成朱家庙(今通山县南林桥镇湄溪村)人。清道光十七年( 1837)出生。她幼读诗书,聪明伶俐,喜欢舞文弄墨,吟诗作文,很有文采,深得父母兄弟喜爱、左邻右舍羡慕。1856年,年方十九岁的朱静霄,嫁与二里(今南林村)夏晓峰为妻。可是,结婚还不到一年,夏晓峰就身染恶疾,不治而亡。此时,朱静霄还不足二十岁。
  朱静霄出生一个封建家庭,从小受“三从四德”的封建节烈观教育,在丈夫去世以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居家为夫守节。为了给丈夫续上香火,在公婆的授意下,她把夫兄之子立为子嗣,写进了夏氏宗谱。
  因丧子之痛,年迈的公婆先后疾病缠身。不久,婆婆病逝。朱静霄送走了婆婆,竭尽所能悉心照顾公公,把公公当亲生父亲赡养,无论严寒酷暑,对公公的照顾毫不懈怠。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公公床前问安,看公公是否安好。有时候,因劳累过度,咳嗽发烧,对公公的照顾也一样亲历亲为,绝不麻烦婢女仆人。朱静霄的孝顺,让公公很是安慰,丧子之痛因而得到缓解,心情也变得平和。
  而此时的朱静霄,正值青春年华,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处于人生的美好阶段。所以对于她而言,日子的艰难倒在其次,内心孤独和苦闷却让她难以自拔。漫漫长夜,她守着一盏孤灯,感叹命运不济,暗自垂泪。只得以读书吟诗自遣,将愁思与伤感隐藏在内心深处,融进自己精心写就的诗行:
  头地生人上,微根托自牢。
  凭他风百卷,总不作波涛。
  这首《瓦松》就是朱静霄在漫漫长夜煎熬中写就的诗句。瓦松是生长在屋顶瓦缝、岩间石隙的一种植物,虽然环境恶劣,却耐旱耐寒,倔强生长。诗中写的是瓦松,说的却是自己;表面上以“不作波涛”自励,字里行间却流露出一个苦闷少妇内心的自制和压抑,读来让人叹息不已。
  朱静霄把对已故丈夫的思念、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人情世故的认知,都写进了诗中。她的作品感情浓郁,意境唯美,字字珠玑,后来结集为《爱梅阁诗集》。集中所选诗篇,虽多是颂扬封建道德,但也流露出她遭受封建道德摧残的悲凉境况。如这首《雪美人》:
  沉鱼落雁岂全真,冰雪聪明竟绝伦。
  弄玉依稀为近伴,飞琼仿佛悟前身。
  新妆好点梅花额,小照难描秋水神。
  自是冬心常稳抱,不知人世有青春。
  雪美人是冬天堆成的雪人,自然是冰雪聪明、冬心常抱,不到春天就早已融化;而“不知人世有青春”一句,卒章显志,语意双关,极为酸楚。再如这首《灯》:“燃得兰膏照雨寒,孤山寂守漏漫漫。堂前伴月心无限,案上摊书兴不阑。难把双花催结果,欲将寸草炼成丹。人情漫道光微小,一段精神向晚看。”再如“终朝寂寞守闲庭……唯观孤鹤泪长亭”(《春日有感》)等诗句,无不是她心境的写照。
  朱静霄的才情为世人佩服和赞扬,不少士大夫家聘她为女儿当教师。她晚年被乡里聘为塾师,专门教授女生。
  民国十年出版的《湖北通志》,记载了朱静霄与焦宜秀的故事。焦宜秀是朱静霄所教的学生,她很小的时候就由父母订了亲,许配给一个叫郑锡康的青年。焦宜秀十八岁时,郑锡康病逝。焦宜秀要去郑家奔丧。因为她尚未出嫁,父母不允,宜秀悲痛万分,嚎啕大哭,泪雨滂沱,并扬言要以死殉情,于是父母把她关进了闺房。但焦宜秀并未死心,她趁父母不注意,溜出了家门,徒步去郑家送葬。父母没有办法,只得派人用轿子把她送到郑家。焦宜秀对锡康的情意打动了郑母,郑母对她很是痛惜,毕竟儿子已逝,不能生还,生者要活下去。郑母对她循循善诱、排解宽慰,给宜秀讲了朱静霄居家守节、研究古籍和写诗作画的故事,要宜秀不要伤悲,并让她师从朱静霄,专门学习读书写诗作画,焦宜秀欣然应允。
  光绪十三年(1897),年逾花甲的朱静霄收下了焦宜秀这个弟子。因为有着和朱静霄相同的命运,焦宜秀对朱静霄很是敬重,朱静霄对焦宜秀甚是爱怜,耐心教导,不仅教她读书写诗,还教她做人做事。宜秀聪慧,潜心学习。在朱静霄的悉心教导下,焦宜秀学诗进步很快。她写了很多诗,天籁自然,颇见天赋。比如她所写的这首《松柏咏》:
  松柏无四季,亭亭复苍苍。
  有心坚似铁,自不畏风霜。
  光绪二十六年(1900)秋,守节四十余年的朱静霄积劳成疾,在与病魔搏斗了无数日夜后,抑郁而终,时年六十三岁。朱静霄去世不久,焦宜秀也身染疾病,闲居在家,除了作诗自遣,就是思念老师。一个寒冷的深夜,焦宜秀在神情恍惚中,看见老师向她走来。老师笑容慈祥,轻抚着她的头发,充满爱怜地邀她同去。焦宜秀随老师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鸟语花香,一片欢乐祥和……一梦醒来,她对师傅的思念更加不能自制,病情越来越重。光绪二十七年(1901)二月,焦宜秀病逝,年仅二十七岁。
  特立独行的葛大章
  清末民初,风气渐开,尽管封建余风尚在,但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不可抗拒地发生着变革,女性的社会角色和社会地位,也随着妇女走上社会独立谋生而发生着变化。她们在社会变革中,形成了自己抗争命运、独立坚韧的人格。葛大章就是其中的代表。
  葛大章(1890-1944),女,字友兰,乳名菊生,笔名苦海子,1890年出生于通城麦市翠英屋一个书香之家。父亲葛秉彝是清朝知县,为官清廉。母亲贺氏出身名门,家道殷实,饱读诗书,能诗善文,著有《冷香阁吟草》二卷、《茶甘吟》四卷。葛大章自幼随母读书,兼做女红。稍大一点,她便不满足于家里的那些藏书,于是跑到外祖父家的书楼去读书。她求知若渴,整日沉迷诗词,几乎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地步。到了婚配的年纪,她也无动于衷,父母着急她嫁不出去,她却依然我行我素,终日以读书作文为乐。一直到了二十六岁时,才通过媒妁之言,嫁与下湾头村李介卿为妻,完成了终身大事。
  新婚之初,葛大章与丈夫琴瑟和鸣,享受着婚姻的幸福和快乐。然而造化弄人,结婚不足三年,丈夫李介卿便患急病去世。这时葛大章才二十九岁,年纪轻轻却遭受阴阳两隔之苦,成了寡妇,没有子嗣,这对她而言实在太过残忍。她在感叹命运悲苦的同时,感谢丈夫给了自己短暂的幸福,深感知音难再,决意终身独处。春去春回,日落日升,葛大章经受孤独无依的痛苦和煎熬,终日以书为伴,吟诗自遣。她本是一个性格刚强、不甘示弱之人,诗中却多有悲秋之句:
  才看春尽又秋深,独坐沉吟闷不禁。
  半世都缘书史误,多愁每被病魔侵。
  风吹翠竹难除节,露冷红莲苦在心。
  一身鸾孤清兴减,囊中闲煞旧时琴。
  这首《秋日感怀》,以翠竹红莲自励,又以囊中之琴自喻,把对丈夫的怀念、忠贞和自己内心的苦闷、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
  葛大章潜心研读,博览群书,逐渐涉及新文化。她特别敬仰秋瑾,对秋瑾蔑视封建礼法,提倡男女平等,毅然冲破封建网罗投身革命的豪情壮志尤其敬佩,立志要做她那样的人。民国十六年(1927),鄂南农村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农民遭受统治阶级的层层盘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2月26日,通城南区、城区饥民集结到葛大章的婆家下湾头李家开仓赈饥,她也加入到饥民的行列之中。
  民国二十一年(1932),葛大章受聘担任通城县立中心小学国文教师。她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对统治阶级十分不满,对贫苦农民充满同情。她认为,要改变社会现状,必须教育先行,让孩子们懂得救国救民的道理,从整体上提高国民素质。所以,她在教国文课的时候,不是只局限于课本的内容,常挑选一些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夏三虫》以及《青年生活》等报刊上的名篇,作为学生的补充读物。有意无意之中,向学生传授救国救民的道理。葛大章自己没有子嗣,她把学生当自己的子女一样对待。在她的国文班里,有个学生叫黎文锦,家住通城南门街,家庭很困难,上学总不能按时交学费。黎文锦很喜欢葛大章的国文课,学习很勤奋,也很刻苦。每日黎明起床,总是先帮家里挑十几担水,然后再上学。葛大章看他虽然家庭贫困,但勤奋好学,就勉励他说,如果他成绩得了全班第一,就免掉他的学费。在葛大章的鼓励和教育下,黎文锦更加发奋读书,第一学期成绩便位居全班第一。葛大章也不食言,报请校长批准,免除了他后面三个学期的学杂费。她严于律己,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总是带头做到。比如严格遵守作息时间,从不迟到早退,每次预备铃一响,她已经在门口等待上课,按时下课,从不拖堂。她说,浪费时间就等于浪费生命,一个人如果不懂得珍惜时间,是成就不了大事的。她在《暮秋月夜有感(之二)》中写道:
  皓月当空夜景幽,诗心清爽遁高秋。
  卢生好梦须知醒,莫向邯郸恋枕头。
  葛大章既尽心教育,又关心时局。民国二十六年(1937),日寇侵我中华,抗日烽火燃遍大江南北,鄂南军民奋起抗击日寇。为了支持和慰劳前方抗日战士,葛大章利用工作之余纳制布鞋,她还作了一副对联绣在鞋底:“此时寄足他乡,双舄将意;他日凯旋故国,援笔纪勋。”她把布鞋拿到班上,向学生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号召同学们动员亲戚朋友制作布鞋,不到一个月时间,就组织制作了一百多双布鞋,寄给前线的抗日将士。在毕业典礼上,她送给毕业班同学一副对联:“塞北风云方吃烈;城南桃李正争荣”,勉励同学们为保家卫国尽力尽忠。
  民国二十七年(1938),通城陷入日寇铁蹄之下,县立中心小学被迫停办,葛大章避难于云溪之仑上。目睹许多青年饱尝失学之苦,葛大章更加痛恨日寇的罪恶行径,决意为失学青年做点事情。民国二十八年(1939)春,她与侄子葛其美在虚空山仑上,创办了“扶轮补习所”,招收失学青年若干,教授语文、算术两科。经过两年时间的补习,大多数失学青年大有长进,全部考取县立战时初级中学。民国三十年(1941),日军撤离通城县境,葛大章走下虚空山,执教于县立中学小学水兴分部。民国三十一年(1942),她任教于通城县立初级中学。
  葛大章秉性耿直,不畏豪强,鄙视重男轻女的封建旧习,追求男女平等平权。她对“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封建陋习深恶痛绝,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女子,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女人,不是男人身上的附属物,所以不做“三从四德”的奴隶。通城县地方行政干部训练所教育长黎震欧,写信称她“李葛友兰先生”(在她的姓名上冠了夫姓),她非常不高兴,毁信斥责:“震欧小子,辱人太甚!”丈夫去世以后,她把自己的名字改回葛大章(大字是葛姓派行),意谓她是葛姓女儿,不是李家寡妇。平日里,她对学生中重男轻女的言行,也训斥不贷。
  葛大章虽是一介女流,却有一股忧国忧民的豪气。在民族危亡之际,她恨自己当初没有习武,不能和男子一样上战场杀敌。她在《暮秋月夜有感(之一)》中写道:
  寒虫唧唧夜沉沉,顾影萧条感不禁。
  毕竟斯文何足恃,六经四史误人深。
  于是以笔当枪,针砭时弊,抒发忠愤。她参加了萸江吟社(湖南新化萸江吟社,首倡者为宗子威、贺学海、柳敏泉、谢石麟诸先生,一说成立于1937年,一说成立于1939年),常与名家唱和,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句,诗稿自编为《大章诗集》、《恨海余生集》两种。
  民国三十三年(1944),日寇再度攻占县城,葛大章随校执教于通城黄袍山中。因病重无以医治,逝世于黄袍山区的青陂,一代才女就此香消玉殒。时值战乱,又无子嗣,她的诗稿因之全部散失。
  献身教育的贺良琦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社会处于百年动荡之中,贺良琦就出生、工作和生活这个动荡的年代,命运始终没有让她走出这个动荡的年代。她德才兼优、献身教育,却找不到一间安静的教室;她家庭和睦、琴瑟和谐,却年未半百而过早辞世。昨夜西风,碧树凋零,留给后人的是深深的叹息。
  贺良琦(1891-1938),字菊影,蒲圻县(今赤壁市)赵李桥晓阳畈贺村人。贺家为蒲圻望族,贺良琦的叔父贺寿慈(字云甫),曾为咸丰时翰林大学士,入阁任工部尚书等职,亦为书画名家。堂兄贺良朴 (字履之,别号南荃居士),曾为清代拔贡,与梁启超、蔡元培私交甚深,以山水画著名,是近代著名画家。
  贺良琦自幼聪颖,勤奋好学,在兄弟姊妹中出类拔萃。加之性格开朗,对新事物容易产生共鸣。受叔父和堂兄的影响,她少年时代就涉猎诗、书、画,尤其擅长律诗。青年时代的贺良琦,目睹封建官僚统治机构日益腐朽,大小官僚结党营私,颟顸腐败;民国成立以后,南北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她虽是女流之辈,却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决心为救国家与民族危难尽一己之力。她向往新学,认定只有发展教育,培养人才,才能从根本上培养国家元气,救民族于危亡,拯百姓于水火。
  1912年,贺良琦毅然走出闺门,参加了蒲圻县师范讲习班。结业后,应聘到一所小学执教。1914年,被聘为蒲圻县女子小学校长,成为鄂南地区第一位女校长。她善于启发学生思维,引导学生积极向上,经常以男女平权教育学生,以德才并重要求学生。她在自己主持的蒲圻县女子小学,与男校一样开设课程,有修身、国文、算术、手工、图画、音乐、体操等。为了适应女生特点,还开设了缝纫课程。她本人德才兼优,能指导学校的各科教学,在师生中享有很高威望。
  1916年,蒲圻县立女子小学并入蒲圻中学附小,贺良琦继续留校执教。在工作中,她结识了蒲圻中学教师但和清,两人志趣相投,都把教育当作自己的终身职业,相知相爱,结为伉俪。婚后,夫妻志同情笃,夫唱妇和。1925年,国共第一次合作催发了工农运动的高涨和大革命风暴,贺良琦积极投身革命洪流。1926年,蒲圻县的革命运动进入高潮,农会、工会、妇女会纷纷成立,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当北伐军西路军攻打武汉路过蒲圻时,她喜出望外,兴奋不已,和其他女子一样,站在自家门前为北伐军端茶送水,组织学生为北伐军举行歌咏活动。她和县妇女会主任钱素珍一起,为妇女革命团体教唱《国际歌》、《国民革命歌》,培养歌唱教员多人。还把妇女姐妹组织起来,亲自教唱革命歌曲,传播革命火种,激发妇女们的爱国热情。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贺良琦和丈夫但和清因为同情和支持革命,被迫离开家乡,避难武昌,一度处境艰难。尽管如此,贺良琦的革命热情丝毫不减,依然高昂如故。她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地下党员余正清,营救被捕志士马斯臧,还典当家具和衣物,赞助地下党员王斐然开办“黄鹄书店”作为地下党联络站。由于叛徒出卖,王斐然不幸被捕牺牲,贺良琦悲愤不已,把对先烈的敬重之情融于笔端,以诗悼念英烈并自勉:
  驱车寻坦道,劣马忽当先。
  未使同珠碎,还欣似玉坚。
  壮游今可再,觅句又争前。
  荆棘凭遮眼,凌霄菊自鲜。
  1928年至1938年,贺良琦执教于武昌第二小学,任国文教员。执教十年,她所担任的国文课,不仅讲授有方,而且对学生的习作精批细改,一丝不苟,使学生深受教益。1938年夏,日寇进逼武汉,贺良琦夫妇携带一家老小,转徙重庆。丈夫但和清在重庆市政府任科员,自己则当代课老师,一家五口靠喝稀饭、吃咸菜度日。生活虽然清苦,但贺良琦始终关注着国家的前途命运,她从《新华日报》等报刊中了解时局,启发教育学生为祖国的明天发奋求学。1938年秋,日机夜袭重庆,贺良琦受到剧烈刺激,悲恨交集,导致胃出血旧疾复发,终至一病不起,客死异乡,时年四十八岁。
  贺良琦投身教育二十余年,对学生关怀备至。她十分注意发现人才,不遗余力地培养人才,学生在经济上有困难,她也会解囊相助。她一生虽历尽坎坷,但傲骨崚然,不仅尽心教书育人,而且写出了大量诗篇,其中既有针砭时弊之作,也有流连光景之篇。如这首《秋日游地藏庵》:
  古寺幽寒霭暮烟,环峰高嶂望中天。
  晶莹小沼澄秋水,寂寞疏林噪碧蝉。
  一阵钟声催落日,几行鸥影傍归船。
  夕阳欲赋惭无句,赢得游踪在众先。
  地藏庵供奉地藏菩萨,是蒲圻城东丰财山上的佛教道场。这首诗描写地藏庵初秋傍晚时的景色,环峰暮霭、碧沼秋水、疏林蝉噪、古寺钟声、鸥影归帆迭次呈现,平淡清幽如同水墨,反映了一种闲适的心境。再如这首《和杨春侬春雪》:
  春景依微春水寒,春风吹雪落长干。
  幽人别有清闲意,吟咏声中自在观。
  诗境闲雅旷达,出语天然清新。贺良琦去世之后,她的遗诗五十五首被收入诗集《聊复吟》中。《聊复吟》一书制版之际,但和清的堂兄、蒲圻名士但焘赋诗一首,以志其哀:
  记伴阿连比翼飞,一朝晞露不旋归。
  家贫徒有青氊在,岁晚惟馀白鹤衣。
  咏絮诗篇存绝笔,如斯志愿总长违。
  安仁永忆成幽隔,抚卷中宵泪暗挥。
  (作者系咸宁市政协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