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通知公告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习园地 >

双桃何以杀三士

来源:咸宁政协 时间:2016-08-05 17:37:59  浏览:
  晖亭
  上古人的某些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我们今天的人已经不能理解。比如春秋时期“双桃杀三士”的故事。也就是两个桃子杀死了三个成人,而且都是力敌万人的勇士。必须说明的是,这两个桃子不是什么毒桃,也不是转基因桃,而是齐国国君的后花园自产的一种金桃,大约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一种水蜜桃吧。
  故事来自《晏子春秋》。说的是齐国当时有三个勇士,一个叫公孙捷,一个叫田开疆,一个叫古冶子,都是身长丈余、百里挑一的勇士,而且都有功于国,被当时齐国的国君齐景公所看重。可惜的是,这三个人都没读什么书,有勇无谋,说通俗一点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种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可以,但要立在朝堂上就有点不那么受欢迎了。这不,当时的丞相晏婴就很看不惯这三个人,决定除掉他们。但是,他想出来的杀人手段很绝。当时鲁国的国君(昭公)来访问齐国,大夫叔孙蜡随行。晏婴和三个勇士也参加会见。两家君臣在朝堂上谈着谈着,婴子突然说,我家国君园子里的桃子熟了,大家吃个桃子吧。于是去园里摘桃子,摘来六个。桃子怎么吃?先按级别来,鲁昭公吃一个,景公吃一个,这是当然。然后敬客人,鲁国大夫叔孙蜡吃一个,这也是当然。然后晏婴自己吃一个,他是丞相,这也没错。还剩下两个,可朝堂中还有三个人,给谁吃呢?晏子说,那应该给功劳大的吃。这也没问题,问题是谁功劳大呢?田开疆和古冶子说他们曾救过国君,各吃了一个。剩下公孙捷没的吃了,要是一般人,没的吃了也就算了,一个桃子嘛!但是公孙捷认为田开疆古冶子可以吃,他为什么不能吃?这是个面子问题,想不开,当场拨剑自杀了。而吃了桃子的两个一看,我们的功劳都差不多啊,公孙捷没吃的我们吃了也不好意思啊,于是也当场拨剑自杀了。这样,因为差一个桃子,导致三个勇士自杀。这就是双桃杀三士的故事。
  这个故事,历史上一直是作正面教材来教育后人的,大抵是说晏子很机智,为国着想,要把这三个家伙除掉以免今后为祸齐国。晏子这个人我们知道,史书上记载他身长三尺七寸。这有点夸张,古时候的三尺七寸现在一米都不到,不会矮到那样,但总之是很矮。不过,正所谓小个子有大智慧,晏子就符合这条规律。他出使楚国的时候,因为他矮,楚国君臣就想捉弄他,在城墙边开了个小门让他进,晏子一见,说:这是狗洞啊!只有出使狗国才从这样的门进啊!弄得楚国君臣尴尬不已,只好让他从正门进。之后还有一系列故事,比如橘生淮南之类。总之,这是个智慧超群的人,不仅让齐国国君言听计从,必要时还可玩诸候于股掌之上。对于这样一个厉害角色,三个傻大个自然不是对手--因为只要他多摘一个桃子,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其实国君的后花园里也不差这么一个桃子,但是他偏偏要少摘一个,挑动群众斗群众。小动手指,就灭掉了朝中的三个劲敌!
  可是不知怎么,我一直比较同情这三个人,他们其实没什么错。说他们要为祸齐国,也没有事实根据,只是一种猜测,而且只是晏子个人的一种猜测。而且,这三个人的功劳都是实实在在的,他们在关键时刻都能为齐国冲锋陷阵,舍生忘死,田开疆和古冶子都曾救过齐景公的命,公孙捷更不简单,曾手挥150斤重的铁铲,打退秦人10万人的进攻。他们只是脑瓜简单一点,说话直爽一点,只知忠君,不知道搞关系,把晏子这个小不点没有放在眼里,在言语间没有尊重他而已。但是,晏子在处理这三个人的问题上却有点不地道,说他有点嫉妒(三个一丈多高的巨人站在朝堂上显得他是多么渺少啊!)、有点公报私仇(言语间没有尊重他),都有那么点儿意思。而且晏子能够这么轻而易举地杀掉他们,也是利用了他们自身的弱点。他们的弱点在哪里呢?头脑简单,想问题一条直线,不会拐弯。荣誉感太强,太顾面子,太讲义气。同样的三个人,为什么两个有桃吃,偏我没有?士可杀不可侮啊!但见一个死了,两个觉得很内疚,觉得对不起人家,觉得独活也没意思,于是也义无反顾地自杀了。
  可是我们再仔细一想,这几条除了头脑简单没办法改变外,后面几条都是优点啊!难道作为一个将军不应该有荣誉感吗?难道对待出生入死的朋友不应该讲义气吗?死对一个人来说是很难的,尤其是自绝性命。可是,这三个人他们宁可失去生命,也不愿受到羞辱,也不愿在客人面前失掉面子,所以这三个人不仅值得我们尊敬,其性格还真有点可爱呢!
  后来历史上把这一幕叫做“借刀杀人”,晏子借了这三个人的刀杀死了他们自己。而其实这三个人是被自己的性格杀死的。因为现实生活中总有这一类人,他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们一言不合,拨刀相向,血流五步;他们把荣誉看得比生命重要,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不会那么些弯弯绕,他们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而且在关键时刻不乏勇气,虽然他们往往成为悲剧的主角,但是他们又确实令人尊敬!尤其是在一个没有原则缺乏气节的时代,这种人显得尤为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