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通知公告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抹不去的记忆

来源: 时间:2018-07-31  
蔡明勇
  都说世界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是的,人命关天的大事儿,没人能遇上几回。那一次,就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
  时间定格在1998年。8月1日晚,合镇乡中堡村堤段溃口。狂涛激起几米多高的水柱,汹涌咆哮着直扑堤内的一镇一乡共29个村,10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顿成泽国,5万多百姓生命财产受到洪魔的严重威胁……
  一时间,电力中断,通讯中断,乌漆墨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呼救声、哭喊声不绝于耳。作为合镇乡一名普通干部,我正在距倒口不到800米的后垸指挥部执行防汛任务。得知消息,我们丢下碗筷,在指挥长骆名奇(时任合镇乡副乡长)率领下,疾驰溃口处,在长江岸边抬了条小渔船到垸内抢救淹水群众和参与救援的解放军战士。尽管我们奋力营救,也敌不过洪水来的太凶太猛,经过连夜奋力抢救,尽管救起了十来名,但还是有些乡亲不幸罹难。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了沙湖堤,这时,堤上陆续搭起了许多救援帐篷。走在灾民中间,我突然听到手持扩音器里传来“请合镇乡的干部到指挥部报到”的声音,我疾步上前,表明身份。当时坐镇指挥的咸宁地区副专员谢松保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小蔡,你跟我们打捞队一起去吧,给他们当向导。”
  “好。什么任务?”
  “打捞尸体。”谢专员说完,我们都沉默了。大家都各自准备,然后迅速的上了冲锋舟。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偶尔我给大伙指一下路。我知道大家都很难过,而这种难过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是一种从骨子里断裂的疼痛。很快,天色暗了下来,打捞工作接近尾声。
  我收拾好回到驻地,正好碰到了一位邻居,连忙打听家里的情况。因为一直扑在救援的工作上,家里的妻儿早就顾不上了。幸好妻子已经带着4岁的儿子转移到沙湖村的卫生室了,生活方面有父母亲可以照料。
  灾后的安置和重建,万分繁重。被转移出来的灾民,家园尽毁,衣食无着,只能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暂时度日。8月3日,合镇乡在潘家湾镇成立了“临时政府”,并且分设了好几个分指挥部。我被分到了新街安置指挥部,负责西流街和灾情严重的庆丰、下沙等村灾民临时救济的钱、物发放。
  每一次面对灾民,我都倍感心痛,他们有的已经丧失亲人,有的财产尽失,始终抹不去的阴影使他们情绪烦躁。而我能做的,就是按照花名册将这些救灾安置资金和物资发放到位,确保他们的临时生活开支。2个多月的坚守,经过我手发放出去的救灾安置资金多达几十万元。最后发放完所有的救灾安置资金,我的手里仍有4500多元资金剩余。
  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妻子的电话。电话里妻子哭哭啼啼的向我诉说着洪水过后,家里的情况。那哪里还能称得上是家啊,二楼的地板上都是几寸厚的淤泥,不时散发出一股恶臭,四面的墙壁也由于洪水淹没过,变得肮脏不堪。家中的东西能抢救的都抢救到楼上去了,但还有部分家具、电器都被洪水毁坏了。不说恢复原貌,就连把这些家具、电器修好,都需要很大一笔钱,而我当时的工资不足500元。
  作为一家之主,我深深的自责。洪水来时,我压根不在家里,顾不上家里的妻儿和财产,一直忙着前线的抗洪救灾。现在需要灾后重建,我也没能为家里操心过。现在遇到这些问题,我同样也无能为力。看着桌上的一叠百元大钞,整整4500多元,我一夜无眠。
  10月初,洪水退去。一切又慢慢恢复平静,我又回到政府上班。上班的第一件事,我就是捧着这一叠现金交还给了镇政府财务室。乡领导知道了这件事,当场对我进行了表扬。
  经过了那一夜的思考,我清楚的知道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以至于在十年后的2008年“簰洲湾98洪灾反腐调查”中,尽管合镇乡早就被合并到新的簰洲湾镇,尽管当时收到我还款的老会计已经辞世,但当时的财务票据清楚的记录了我的还款时间、金额,铁证如山的记录着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觉悟和行为。
  人的一生,总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选择,总会遇见这样或那样的诱惑。作为一名普通党员,政治前途上也一直按部就班,但我却始终牢记入党时,高举右手对着党旗的庄严誓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并将脚踏实地的继续践行,让那一抹记忆成为我生命中永远的亮光。
  (作者系嘉鱼县政协文史委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