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通知公告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唤醒被岁月尘封的缕缕茶香--《鄂南茶史拾遗》读后杂记

来源: 时间:2018-07-31  
  郑福汉
  生在咸宁,常以茶乡人引以为傲。殊不知,相较于咸宁丰富的茶资源、厚重的茶文化,我们了解的恐怕只能算九牛一毛,这种感觉在看了《鄂南茶史拾遗》之后愈加强烈。
  历史常常会被隐匿,但她依然有踪迹可寻,只是我们常常没有用心体会与寻觅。其实,我们脚下的土地,隐藏了许许多多曾经真实存在的兴盛与辉煌。
  到过羊楼洞多次,随着岁月的沉淀,眼前的古街青石板越看越觉得意味深长。青石板街上的石头被磨得锃亮,起初只是觉得好奇,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漫长的时光中无数车马喧嚣辗压才能雕琢出的作品。那幽深的巷子、林立的店铺,今天的沉寂也无法掩盖曾有的繁华。以往,对于羊楼洞昔日的繁荣,只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直到翻开《鄂南茶史拾遗》,历史的样貌以一种可以碰触的真实重新呈现在我们面前。
  《鄂南茶史拾遗》的出版正如编者所言,旨在存茶史、资茶政,为研究咸宁茶文化提供一手材料,为发展咸宁茶产业贡献一份力量。此书收录的主要是建国前成宁地区茶叶史料,内容包括五个部分:“茶史志略”、“茶情调查”、“茶业闻”、“茶事谈往”、“茶诗选辑”,书中所收稿件大部分来自晚清民国报刊,即使在资讯高达发达的今天,这些资料在互联网及一般的图书馆也是难得一见。
  翻开《鄂南茶史拾遗》,浏览近在咫尺的史料、报道、图片,昔日的茶事、茶市立刻鲜活起来,就如同看到了剧本,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精彩的场景与画面。
  此书所摘录的史料,除了有详细的地方志的记载,还有日本人编写的《中国省情志略》,这部分最让人感叹。此书调查时间为1907年--1918年间,作者对中国各地的地理特产均作了详细介绍,其中关于咸宁的茶业发展状况也有详细的描述与精确的记载。
  《中国省情志略·湖北省》中记载咸宁当时的茶园众多,尤其对羊楼洞进行了详细的记录与描述:“羊楼洞是湖北地区首屈一指的著名茶产地,羊楼洞与羊楼司均位于湖北省西南端,四面环山,为盆地地形, 自古以来便是产茶地区,又以砖茶工业地而闻名……羊楼洞隶属蒲圻县,湖北省西部及湖南省岳州、临湘等地的茶均运来此处,进行砖茶的制造。羊楼洞距离蒲圻县约六十里,其中五十里连通粤汉线沿线,另外十里沿溪流向北折。这条路线左右为丘陵,均为茶圃,狭长地带的两侧为小丘,中间的平地与水田相连”。
  看了这些记载,不禁掩卷沉思:当时大清王朝之衰败,民国初期之混乱,由此书可见一斑,中国各地的物产、地理交通等敏感信息任凭日本人四处窥探,如入无人之境,日本人侵略中国的野心于此书昭然若揭。家国风雨飘摇,外敌虎视眈眈,透过此书清晰得见。惟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本初衷服务于侵华需要的书,如今成为研究当时大清历史的重要资料,也算是这本反面教材在今天的“贡献”吧。
  本书有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其中最鲜活最有可读性的,当数在《申报》中的专栏文章了。提起《申报》在中国新闻史上可说是鼎鼎大名。1872年4月30日在上海创刊,1949年5月27日停刊,是近代中国发行时间最久、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报纸,是中国现代报纸开端的标志。《申报》前后总计经营了77年,历经晚清、北洋政府、国民政府三个时代,在中国新闻史和社会史研究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同时期其它报纸难以望其项背,被人称为研究中国近现代史的“百科全书”。
  当时的《申报》有一个专栏,专门报道各地茶叶市场的动态消息及趣闻逸事。市场信息方面本书共摘编凡数百篇,经常可以看到关于蒲圻(赤壁)、咸安、崇阳、通山的报道,可见当时咸宁境内茶叶生产在全省及至全国的地位与影响。
  其中几篇富有故事性的报道,让人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当时咸宁茶业的生产经营状况。
  一是茶船遇险。1880年6月7日的《申报》记载:“近闻鄂省武昌郡所属之崇阳县产茶,四乡八镇,茶庄林立。乃有邑东之白霓桥地方某茶庄,系属由水程经金口地方,船家不慎误触于矶石上,顷刻船板洞穿,水涌入舱,一时措手不及,将船疾驶近岸,而茶箱已多受水。是日天气晴,尚可为力,现在查得此船茶坏二百馀件,馀则抢救获免,亦云幸矣”。
  通过这则新闻可见当时茶叶的运输,水路是一种重要方式,而光损坏的茶品就有200余件,足见当时需求之旺盛、运输之繁忙。
  二是茶贩闹事。1882年5月17日《申报》记载:“今年马桥等处客庄、士庄共有七家,闻其乡间贩户,近因较比各庄茶秤,至有大至四十两者,众心不服,出贴纠同贩子业户,将各庄秤抢去、禀宜请断据云”。
  此事还有后续报道,6月5日《申报》记载:“前报鄂省咸宁县产茶之区,贩子业户号以各茶行之秤过大,因而约众抢秤兴讼,此已列报。兹闻是日该处之业茶者约有一二千人,先至柏墩厘局,勒令委员同行,委员不允,便示以武……幸茶行诸人风先避,不至酿成人命有万寿桥之某茶行,备有茶食,好言劝,且先以茶秤奉上请较,众人碍于情面,始得无事。当时,邑尊带兵弹压,人渐散去,恐各茶行未必就此干休也”。
  透过这则新闻可见当时仅马桥等地,从事茶叶经营的就有一二千人,因为秤的标准不一竟然产业摩擦纠纷,连官府都动用武力进行弹压,这也从一侧面反映当时茶贩茶庄之多,产业之兴盛。
  三是一则花边新闻。1891年1月3日《申报》载:“楚北羊楼洞为产茶名区区,每贾客各携重赀入山买茶,会计之馀,寻花问柳,金如土芥。而是处私门狭巷以脂粉为者,亦皆高卓绛潘,争迎游骑,此诚于珠江、邢水笙歌、秦淮灯火而外,别成一派者也。有喜六者,为个中翘楚,嫣然一笑,倾国倾城,花下时时过访……不意十月初为飞虫所螫,芙蓉粉面,红似樱桃,捣药无灵,埋香有恨。香山《真娘墓》诗云:‘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此情此恨,今古同之”。
  短短几百字,便将喜六这名年轻女子的一生写尽,很有点类似于今天所说的花边新闻了。喜六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周旋于兴旺的茶叶市场与腰缠万贯的商贾之间,以此谋生。喜六的人生因为一场意外而草草结束,作者也因此感叹:“亦花月之外篇、风流之遗恨也”,但从一个侧面可以折射当时羊楼洞空前的繁华,简直可以与珠江、邢水笙歌与秦淮灯火相提并论。
  看书是容易的,写书是艰难的。阅读之余,不仅要为编纂者喝彩。此书为政协的丛书之第十五卷。咸宁文脉的梳理,文化的传承,功莫大焉。王亲贤、邓丹萍也是多年的笔友,他们编的书严谨认真,自然是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可在阅读被手机占领的今天,一本好书因为沉静与低调,恐怕传播的速度与范围,远不如手机上的几幅图片、一则耸人听闻的故事。但这么好的一本书,如果仅仅只有少数人知道或者阅读,真的是一种宝贵资源的浪费。
  作为一个咸宁人,我认为此书真的值得一读。只要你打开这本书,仔细阅读、沉浸其中,透过一行行沉静的文字和一幅幅静默的图片,那些喧嚣的车马、热闹的店铺、忙碌的茶农和一缕缕已然消散的茶香,就会真切的浮现于眼前,萦绕于鼻端。你会发现,咸宁这块土地,也因为这段历史而更加厚重而多彩,同时也会追问:何时这里才能重现昔日的辉煌?
  (作者系市社科联党组书记)